万发彩票|登录

说起来本来他那武艺就不如孙翊如果很算起来的

 如果说黄忠真要是有那个本事的话,真就不用打仗了,直接射几箭,那样儿的话,敌军大将死光了,那么这守城不也胜利了?黄忠心里清楚得很,自己箭法倒是不错,可对付敌将,还是不够,必须得相辅相成。就只能是“出其不意,攻其不备”,如此的话,才能收到奇效。他自然是希望能一箭就射死一个,不过这个事儿确实,不是那么太现实。
 
   
 
    你会射箭,箭法也可以,可人家就不会躲吗?□→而且人家手中兵器,稍微一挡,可就能阻挡住了,毕竟城下的四个,那可都不是废物。就算武艺最低的曹真,那也是个二流的武艺,所以黄忠自然是不会小觑了他们。
 
    而黄叙此时已经和孙翊拉开了距离,他自然是注意到了箭矢,心里感激自己父亲救了自己一命。之前他还想呢。自己父亲没来帮自己,不过如今一看。显然自己是不了解内情啊。所以此时他有些不太好意思看了黄忠一眼,不过黄忠却没给自己儿子什么面子。就是冷哼了一声,便转过头去,继续对付登着云梯的张辽了。
 
    至于说孙翊,这个时候他的心里是最不爽的,可已经是没有太多机会了,就趁着他这么看着那支箭矢的时候,凉州军士卒是在一起给他团团围住了,这回可比上回的人还多。毕竟凉州军士卒也好面子,之前自己将军差点儿出事儿。他们觉得和自己也不是没有关系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可以说孙翊是一下就激起了他们的凶性,不少士卒都心说,一定要给这个敌军大将点儿眼色看看。这不单单是将领好面子,就是凉州军士卒,其实也一样儿如此。还是那话,有几个人真就一点儿都不在自己面子的,就算是真有,那么能有几个?
 
    因此,对城头绝大多数的凉州军士卒来说。<strong>txt电子书下载Http://wWw.80txt.com/</strong>孙翊之前是直接就跑到了自己将军面前,那么可以说,这绝对是让他们丢脸了。哪怕城池没被破,还没失守。可这之前发生的事儿,同样儿让他们觉得没面子。
 
    凉州军士卒就趁着孙翊看向箭矢的工夫,他们是再一次围上了他。是里三层外三层的。不得不说,孙翊也不知道。自己这么个举动,是一下就让凉州军士卒火儿了。看着之前凉州军士卒喊杀着就冲了过来。如今更是给自己重重包围,孙翊也知道,这和之前不同了,棘手啊,这么多人!
 
   
 
    如果说最开始的时候,孙翊还是能抵挡得住,甚至突破重围,直接来到了黄叙面前。
 
    可这个时候的他,却是抵挡不住凉州军士卒的围攻了。没办法,真是人多力量大,哪怕孙翊武艺不错,可武艺比他高的张辽,上来之后,也得这样儿,所以就更别说是他了。
 
    所以孙翊只能是被逼无奈退了下去,这上城头,确实是不容易,可是下去,还是很容易的,只要多注意一下安全就可以了。毕竟这虽说孙翊一直都被凉州军士卒围攻不假,可他做出一副拼命的架势往后退,这自然没有士卒敢拦他。毕竟都知道,敌将这是要退了,所以谁不怕死,谁还可能去阻拦呢?
 
    如果说换成孙翊是往前冲,向黄叙那个方向去的话,那么就一定会有士卒死死拦住他。所以这个情况的不同,也造就了凉州军士卒反应的不同。
 
   
 
    第二个上到城头的,不是张辽,而是曹真,这和之前可不一样儿,因为曹真依旧是没人对付他,就只有凉州军士卒,所以还真是,不得不说,这确实是给了他不少的机会。如果说之前没把握住的话,那么今日他确实是把握住了。
 
    曹真一上来,虽说黄忠还有黄叙糜芳他们都看到了,可黄忠还在对付张辽,糜芳还在对付牛金,只有黄叙算起来是比较闲。毕竟孙翊刚被逼退,这个时候他绝对翻不起什么太大的风浪来,所以黄叙二话没说,直接就带着士卒对付起了他。
 
    对此,曹真是半点儿都不惧。毕竟之前孙翊都上来了,他都没半点儿皱眉的地方,对凉州军,黄叙,自己有什么可担忧的。就是他父亲亲自出手,自己都不会觉得什么,所以就更别说是他这个当儿子的了。
 
    不是曹真小看了黄叙,实在是他不能和他父亲相提并论。
 
   
 
    曹真其实和孙翊所想都差不多,也想直接就到黄叙面前,就算杀不得他。至少也给他弄伤。
 
    不过显然,经过了之前孙翊的事儿之后。凉州军的士卒真是都不敢怠慢了。他们不怕黄叙什么,毕竟黄叙不是他们的主将。主要还是黄忠。他不仅仅是众士卒的主将,更是黄叙的亲父。所以士卒知道,要是黄叙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话,别说是面子丢了,估计最后也无颜见自己将军了。也许自己将军并不会说什么,可众人还有什么脸?
 
    所以曹真是受到了比孙翊还要激烈的抵挡,毕竟之前孙翊上来的时候,只有黄叙这边儿的士卒去对付他了。曹真那边儿的士卒自然不会舍弃了他,去对付孙翊去。
 
    可这个时候却不一样儿。除了一部分还在对付刚登上了云梯的孙翊外,其他人都让黄叙给拉过去了。所以加上之前本来就抵挡曹真的凉州军士卒,这个时候的人,确实比之前多。
 
    所以这之前对付孙翊的人马,和如今的人马,数量上是不同的,后者要多不少。
 
   
 
    这么一来,曹真确实悲剧了,至少比孙翊悲剧多了。说起来本来他那武艺就不如孙翊。如果很算起来的话,让算是二流下等的武艺,而人家孙翊却是二流巅峰的武艺,是非常有机会突破到一流下等武艺的。
 
    所以。武艺不如人家,这围攻他的士卒还比孙翊那时候更多,因此。他还能不悲剧吗。
 
    曹真大喝了一声,冲出包围。直接跳到城下。他心里清楚,这自己是不能在城头善了。如果说自己武艺高超的话,那么还能支持一会儿,都不是问题。可自己武艺还不如之前那个孙翊呢,应该说在自己和牛金还有张辽孙翊四个人当中,就属自己的武艺最低,连牛金都不如。
 
    曹真被逼下城了,黄叙嘴角露出了笑容。他确实从来都没认为,就凭自己就能打退敌军的大将,那不开玩笑吗。要是自己父亲,那确实没什么问题,可自己这武艺,不用多说。真要算起来,就是要靠着人海战术,也就是己方士卒才行。
 
   
 
    今日张辽是不怎么顺利,连牛金都上了城头,他却都已经被黄忠给逼退两次了。
 
    而牛金上来后,他比曹真还倒霉。毕竟那个时候,黄忠可还没腾出手来,但是如今连张辽都被打退了两次,所以黄忠自然是有空闲来收拾牛金了。
 
    他看到黄忠奔自己来了,牛金心里就是咯噔了一下,心说厌恶什么就来什么,这老头儿又来了。
 
    这些日对黄忠,牛金是怨恨颇多,所以心里也没对其人有什么好称呼。就因为黄忠年纪大,所以就在心里称其为老头儿。
 
    结果牛金终究是没能扛住黄忠这个老头儿的进攻,就两个回合,他就被黄忠给打下城去了。如果换成是孙翊张辽,肯定不会如此,也就是曹真那样儿的,也许黄忠一个回合,就能给他逼退。
 
   
 
    牛金跌落城头,不过他还算聪明,所以并没有受伤什么的。不过他此时的心里,也确实是万分遗憾,这自己的表现,别说不能和人家江东军的孙翊比了,就是和同僚曹真相比,也是比不了啊。
 
    当然了,这里面也有其他的原因在。比如说对付孙翊的是黄叙,而对付曹真的也是他,可对付自己的,就变成了黄叙的父亲黄忠。这父亲和儿子,自然是不能够相提并论的。
 
    如果说牛金没那么看重黄叙的话,至少他知道,仔细算起来,其实对方还不如自己呢。但他绝对不敢小看一点儿黄忠其人,这么些时日的例子,都已经证明了,黄忠在守城的方面,那何止是比之前罗县那个甘宁强了一点儿半点儿啊,这他实在是太强了。哪怕牛金他确实是并不想承认,可他在心里,其实也是承认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最后就只有张辽没能上到城头了,这可绝对不能说他不厉害,显然这个是不可能。那么说他今日没在状态,其实也不能这么说。如果真要说起来的话,应该是说黄忠今日是大显神威,至少是发挥比平时要强了。所以哪怕是强如张辽这样儿的,如今也依旧没能上得了城头。
 
    在后观战的孙策曹仁众人,孙策心里不是那么特别爽,毕竟这孙翊表现尚可,但是张辽显然是不怎么样儿。至少和他预计的,还差不少,所以他当然不会是满意的了。至于说孙翊,倒是还不错,他算是满意。
 
    而曹仁呢,是和他的心情相反,显然他此时此刻的心情不错。不过因为曹仁心里也想着孙策的心思,所以自然是没表露出来什么。对他来说,这事儿自己知道就够了,至于说其他的,只要己方表现比江东军好,那么谁也不是看不见,所以无论是孙策,还是他那一干属下,都知道就行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曹仁一看,这今日己方真给自己争脸。或者更准确来说,是给己方争脸了,给自己主公争脸了。他相信,就算是自己主公在这儿,也是会满意的。
 
    本来就是,自己也承认,那张辽和孙翊的本事。可难道说带兵攻城,曹真和牛金就差多少吗?自己是不认为他们两人就一定超过张辽和孙翊,但是有差距,也不是说很大。至少在带兵攻城上面,曹仁就没认为差距那么太大。
 
    如果换成是比武艺,那么他承认,再来一个郭淮,三个人都比不过张辽和孙翊两个。(未完待续。。)<!--876+dbqgliuea+3962166-->
 
 
第七〇六章 江陵城败后再战
 
    但是就单单比攻城的话,曹仁确实没服江东军的那几个将领多少。<strong>求书网WWW.Qiushu.cc</strong>-..-☆→哈,他真没认为郭淮几个的攻城水平就比张辽他们差太多,他心里就是如此想法。
 
    所以此时看到牛金曹真给己方争脸,曹仁心里确实是‘挺’爽。心说这
    孙策听了曹仁的话后,他是微微一笑。然后就让江东军士卒鸣金了,“鸣金。收兵!”
 
    “叮叮叮叮……叮叮叮叮……”还在攻城的四个人一听,无奈只能是带兵撤回。
 
    尤其是张辽,心里是最不爽。他倒是不怕孙策什么,本来和他关系就不怎么样儿,基本都没什么话说。可这今日连城头都没上去,这不是又丢人了,自己确实也损面子啊。虽说他确实不是那么特别在乎自己的面子,可有几个就真正一点儿都不在乎这个的呢。至少张辽肯定不是,他不为了孙策什么。至于说江东军,也差了点儿,只有他自己,他为了他自己。
 
    如果不是为了自己的话,张辽也不会有什么想法,毕竟他自认为,自己对得起江东军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张辽是带着遗憾,带兵回去了。对此,孙翊的心情倒是不错。不单单是今日他表现依旧尚可,更是因为他觉得自己今日是压过了张辽一头,这难道还不是让人心情大爽的事儿吗
 
    孙翊知道自己的情况,比起张辽来。自己武艺不如人家,而且虽说自己是自己主公的亲兄弟,但是显然。<strong>棉花糖小说网Mianhuatang.cc</strong>就因为是亲兄弟,所以这自己主公不用那么太在意自己是不是忠诚的问题。当然了。也是孙策比较了解孙翊,无论谁能背叛他。至少孙翊这个一根筋的弟弟,绝对不会背叛他的。
 
    所以孙翊心里可清楚着呢,自己在自己大兄那儿,如果真轮起来,如今肯定是比不上张辽。至少他要让其人拜他为主,就得总去想着这事儿,到底是什么时候才能好。对自己,他自然没有这些想法了。不过孙翊却是没想过,在孙策心中的地位,显然家里人肯定比那外人要强,尤其是张辽这样儿的,不怎么服他的,不怎么受管制的,那就更不如孙翊的地位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四人带兵撤回,见到孙策和曹仁后,孙策还没说什么呢,曹仁便说道:“子丹,牛将军,你们今日打出了我军的风采!”
 
    两人是赶紧谦虚了两句,这曹仁的话可不是给曹真和牛金听的,说起来就是给孙策听的。因为在他看来,这之前,也就是昨日孙策问自己那几句,就让曹仁觉得是孙策故意给他说的。因此,这今日自己也有这么个机会了,自己自然是不能错过,更是不能放过。
 
    而孙策对此,不过就是一笑而已,当然是在心里笑。然后他对曹仁说道:“子孝将军,一起到我军大营一叙,可否?”
 
    孙策的询问,无非就是客气一句而已,曹仁都懂,实际上就是命令自己,让自己跟着他去。
 
    因此他说道:“求之不得!孙将军,请!”“子孝将军请!”
 
    说完,除了兖州军外,其他人都跟着孙策和曹仁去了江东军大营。
 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